當前位置 : 快訊

DCEP、美元與比特幣的三國殺

2019-11-01 15:16 作者: 轉載出處: 推薦人:admin

       人民幣與DCEP將在人類存量市場與機器網絡增量市場完成對美元的絞殺。

       市場在10月25號一夜之間變得滾燙,區塊鏈仿佛變成了全世界都必須關注的熱詞,無法脫離。如果大家有讀過我之前發的文章,就應該知道,故事并沒有脫離我原來訴說的邏輯。如果沒猜錯,我在年初發的《一篇文章讀懂2019》是全網最早開始講這個邏輯的。 我們重新思考一下最近密集發生的事情。 其實掩蓋在過去一個月時間里,除了比特幣不振以外,有一個非常重要而細微的信號被市場忽略掉了。這個信號就是10月中美會談。我在之前的文章《論中美與比特幣的出路》一文中分析了核心邏輯。

       中美會談

       實際上,在過去的兩周時間里。美國政府不斷在釋放出積極的信號,向媒體傳遞與中國會談成功的信心。包括美國鷹派人物也釋放出了積極的信號。還有一個重要的轉變,就是特朗普在10月初的推特上發表了一條言論:中美會談順利,中方非常想談成,但是我想談成嗎?極力的在對外表現自己的強勢地位。可10月底呢?

       無論是《華盛頓郵報》還是《紐約時報》還是《洛杉磯時報》都罕見的發表了針對美國內部工廠以及工人情況的文章,指出特朗普的政策實際上影響的只有短期,美國工業正在陷入困境。鋼鐵庫存和價格在崩潰,工人被解雇。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貿易戰導致的需求不足,致使基礎工業惡化。 整個10月,我們已經看到了美股、美債、美元的疲態。世界一片混亂。10月的第一周,特朗普被彈劾,已經讓他措手不及。這充分證明了美國已經變成了一個兩極分化到了危險程度、對自己黨派的支持到了常常是惡劣的程度的情況會愈演愈烈。

       對自己陣營的支持可能會引致民眾普遍的對抗情緒,也就意味著,在2020年,我們將看到暴徒、暴亂、暴動來自于美國內部的意識型態分裂。

       10月的第二周,下令從北敘利亞撤軍不僅在國際上廣遭批評,連美國國會眾院也以壓倒性多數譴責總統的這一獨斷決定。簡直變成了一萬點暴擊。眾院辯論中,特朗普所在的共和黨的議員稱撤軍是一場災難。民主黨議員莫爾頓抨擊特朗普"替專制者站隊"。情緒崩潰與惡語相向變成了整場辯論的核心。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前提是美國愿意與你一起往前走才行。

       10月第三周,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中美剛達成的協議,是對美國農民來說,最偉大和最大規模的協議。并且發言:多謝中國。實際上,特朗普比以往任何時期都更加需要中美達成協議。在美國國內政治摩擦不斷升級的情況下,如果特朗普能夠和中國達成協議,至少可以宣稱自己取得一項期盼已久的勝利,從而轉移人們對「烏克蘭丑聞」的注意力。而且對特朗普而言,和中方達成協議相對容易,因為不需國會批準,他直接拍板即可。

       于是,10月的最后一周,特朗普周一宣傳預計美中將提前簽署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但他并未透露具體時機。美股包括歐洲市場都得到了提振。可是,市場真的是因為特朗普發言顯示出的信心嗎?中國商務部在26日發布新聞稿表示,國務院副總理在10月25日晚間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財政部長姆努欽通話。內容提到:“雙方同意妥善解決各自核心關切,確認部分文本的技術性磋商基本完成。”

       這代表著,走到這個時間點,美國內部已經形成了對特朗普極大的阻力,世界也不再信任美國,而人類世界的主角正在悄無聲息的發生轉換。

       美國更像是一個國際象棋手,希望直搗黃龍。中國更像是圍棋手,講究的是終局觀。誠如我前文所述,時間已經不站在美國這邊了。如果特朗普陷入泥潭,那么中國會把會談一直拖到2020年11月美國大選。如果特朗普希望盡早擺脫自身的危機,就必須接受中國從意識形態到高科技在世界范圍的全面崛起。而這將進一步加劇美國國內意識型態分裂的聲音。

       也就意味著無論如何選擇,中美貿易協議都將成為美國由盛而衰,中國彎道超車的標志。

       中國5000年的歷史,早已走過蠻荒階段,不再像西方一樣,只看眼前路,而沒有身后身。中國即將走向的是以東方意識形態為主導,連接全球各國的世界文明崛起。未來數十年,我們將看到2000年前的大唐盛世,萬國來朝。一切都是輪回,天運使然。

       Libra穩定幣

       我們再重新思考Facebook的天秤座穩定幣出現的契機。10月23日,Facebook CEO馬克·扎克伯格在聽證會上,針對多位眾議員提出的Libra挑戰美元地位,他表示Libra儲備金主要是美元;面對被多次討論的中國挑戰,他表示中國金融設施更完善,如果Libra不做,中國央行就會做。

       可惜美國議員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放行Libra穩定幣,美國參議院銀行委員會議員問了扎克伯格一個又一個尖銳的問題:操縱用戶隱私數據,成為資本與政權的工具,操縱用戶情緒來賣廣告等,在這樣的基礎上,如何解決金融信任問題?

       正如我在之前文章中所表達的觀點。本輪大蕭條的核心將會是2000年科技股泡沫與08年次貸危機的疊加。最核心的標志,就是FANNG與獨角獸的估值與故事破滅。而Facebook自然是首當其中。如何可以在大蕭條來臨之前找到解決的出口。很顯然,Libra穩定幣就是答案。

       這也正是為什么19年小扎就開始積極的備戰區塊鏈的穩定幣領域。過去一萬年里,人類的貨幣型態只有四種:價值存儲型貨幣、操作系統型貨幣、應用系統型貨幣、穩定價值型貨幣。區塊鏈里實際上也只有這四種型態的貨幣成為基礎設施。

       貨幣價值越穩定,交易成本越低,信任共識度越高。穩定幣將成為整個區塊鏈網絡流轉量最大的數字貨幣。

       而穩定幣也是與用戶基礎關系最強,接受度最高,認知成本最低的數字貨幣。Facebook做有天然的優勢,也有時間點的必然性與偶然性。但也就意味著從建立的一開始,Libra穩定幣就必然成為了美元的敵人。

       穩定幣只有兩種:一種是基于國家背書的信用貨幣錨定數字幣,另一種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共識信任數字貨幣。

       很顯然,Libra想走的是后者。一個完全去中心化,又不受美元控制的貨幣,我想美聯儲隨便一個人看到的都是顛覆性的危險信號。是不是革命尚且未知,但是發行貨幣的壟斷性商業體系出現了一絲裂痕。可能帶來的,是一個決堤的大壩。資本會如洪水一般逃離原來的蓄水池。

       本質上,無論扎克伯格如何的狡辯,事實就是如果議會通過Libra穩定幣將意味著美元信用貨幣的分崩離析。

       當任何一個商業機構知道這個口子被撬開的時候,他們將會迅速的組建屬于自己的數字貨幣,而任何一個這樣的行為,將加速人類貨幣存量市場從美元逃離,而令到即將到來的全球大蕭條更加慘烈。這不,優步已經提出了自己的uber money,已經敲定是基于區塊鏈技術實現。 世界其實并不需要這么多穩定幣,未來統治人類貨幣存量市場與增量市場的不會超過兩種穩定幣。而另一種,就是中國的DCEP。

       DCEP國家數字貨幣

       在一年前我就表達了一個判斷:上一輪康波周期的蕭條期將誕生下一輪康波周期的核心產業,而今天,我們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已然能清晰的看到這個核心產業就是區塊鏈。誰最先掌握了區塊鏈技術就掌握了下一輪康波周期的統治權力,也就是成為下一輪康波周期的領導國。

       今天我們看數字貨幣是來自于硅谷嗎?很明顯不是,且不說中本聰是一個人還是一個團隊,很顯然這樣的人并不來自于美國的FANNG。以太坊呢?是一個俄羅斯人做的。但無論是比特幣還是以太坊,我們可以說,他的發展壯大都來源于一個國家——中國。

       今天,全世界區塊鏈技術的專利,中國占了8成。實際上,中國早在2016年就推出了區塊鏈政府白皮書。里面極其具有遠見的把整個網絡科技的發展分為三個階段:信息互聯網、價值互聯網與秩序互聯網。

       信息互聯網大家已經知道了,是我們現在正在使用的大部分網絡基礎設施以及應用。但是因為在現有的制度下,數據與信息被巨頭壟斷,而令到邊際成本超過了數據產能,從而出現了邊際效益不規模的現象。

       大數據其實是一個偽命題,只是巨頭用來忽悠政府的名詞而已。如果每個人的數據都可以加密免費共享在一個區塊鏈網絡里,大數據還有什么價值呢?這就是區塊鏈形成的價值互聯網。數據通過數字貨幣流轉,在網絡中產生服務溢價,而數據本身是免費的。這就是區塊鏈對現有的互聯網做的降維攻擊。

       而國家更早的提出的理念,絕不是隨隨便便就出現的名詞。而是一個穿越了數十年對人類未來誕生的邏輯。從更遠的未來往回思考,極其重要:

       秩序互聯網將成為互聯網的終極型態。

       從更遠的將來,來理解秩序互聯網,就是一切的數據流轉都在一個巨大的底層之上。而治理者與生產者,約束者與被約束者,生產力與生產關系,人類數據與機器數據都將成為辨證統一的有機體。

       可以想象的到的是,在秩序互聯網中,各種類型的數字貨幣都通過這個巨大的底層來實現錨定。而這個巨大的底層的監管又反過來通過智能合約參與進價值互聯網的各類數據交換中去。

       當監管者需要調動數據的時候,就需要啟用相應的智能合約。而該智能合約被啟用的時候,所有人都可以通過鏈上數據來清晰的對監管者實現鏈上監管。而對違法者,所有的行為都無所遁形,都將被寫進鏈上,實現全網監督。中間所有的數據交互都通過跨鏈與分片完成。

       比如現在買一個比特幣,政府監管的入口是交易所,所以需要實名認證。當秩序互聯網形成的時候,政府只需要做鏈上監管就可以完成所有的行為規范而無需觸動國民的隱私權。反過來,國民也可以通過鏈上數據來反向監督政府行為。

       治理的成本將通過機器無限的被降低到接近于零。這個巨大的底層的雛形就是中國即將發行的國家數字貨幣DCEP。

       我們再重新回到過去兩年時間里,中國的一系列布局:一帶一路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指標,核心投資的是各個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大宗資產資源的開發貿易。過去由美元形成的全球信用貨幣格局正在被人民幣逐步瓦解。以2020年為拐點,人類經濟大蕭條之際,就是人民幣彎道超車之時。

       未來數十年,中國將完成以東方意識為主導,連結全球各國共同崛起的全球文明崛起。怎么做?一帶一路國家都將成為中國DCEP的國家節點,完成所有數據與資源的開源加密對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通過DCEP做數據價值流轉,成為一個鏈接全球的巨大區塊鏈底層網絡。

       也就意味著DCEP的最終型態是一個公鏈網絡兼容聯盟鏈與私鏈,而聯盟鏈中又有聯盟鏈,層層權力下放,又完善了整個自治性網絡的數據,既降低了交易成本,又增加了國與國之間的信任,同時將國家與貨幣全球化的治理成本降到最低。

       DCEP將是一次在全世界范圍內對美元實現的降維攻擊。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這個最早的版本,已經躍然紙上。10月28號,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先生說,中國人民銀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央行。

       并提到:我國央行推出的數字貨幣(DCEP)是基于區塊鏈技術推出的全新加密電子貨幣體系,DCEP替代了M0,人民幣就此可以部分國際化。同時,DCEP可以實現貨幣創造、記賬、流動等數據的實時采集。DCEP很有可能采用雙層運營體系,央行先把DCEP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金融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

       為什么我敢大膽的推斷DCEP將會成為全球穩定幣的主角。DCEP代表什么?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而就在兩個月以前盛傳的中國法定數字貨幣的名稱叫CBDC,也就是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從“中國央行”改為“電子支付”——去中心化全球秩序互聯網的巨大底層已經呼之欲出。

       人民幣與DCEP將在人類存量市場與機器網絡增量市場完成對美元的絞殺。

       比特幣與數字貨幣

       回到數字貨幣市場,全球都因為主席對區塊鏈的支持而歡呼雀躍。

       但是如果仔細的深思,就會明白,國家將會在未來一段時間,開展嚴厲的區塊鏈項目的審查。區塊鏈非技術領域的產業上下游將被更嚴格的監管。比如交易所,觸犯了底限將一律被查處。真心做項目,真心發展區塊鏈技術的公司,是不是發幣并不是唯一的評判標準,而是是否可以技術產品應用落地,而最關鍵的是,可以找到下一個區塊鏈的突破口,誕生類似以太坊這樣的巨大底層。

       畢竟不管黑貓白貓,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貓。

       誠如我一貫的思路,這個新物種,很有可能就是一個地圖公鏈,畢竟地圖鏈接了所有智能設備的定位,產生了基于定位的不同數據層,又由這些數據層產生了智能合約服務,最終形成了一個自治性網絡,帶來了區塊鏈世界的應用落地。

       這也是HYN之所以重要的原因。

       “無幣”公鏈本質上是自欺欺人。區塊鏈公鏈必須產生數據的價值流轉,才可以使得整個網絡形成正反饋效應。而這個數據正是以數字貨幣為具體表現的資產,通過貨幣流通產生價值交換。但是現在依然是區塊鏈的1995年,過于早期。真正的機會不是誕生在數字貨幣炒作里,而是誕生在下一個區塊鏈認知與新物種的誕生里,誰掌握了這個新物種,誰就掌握了打開未來的鑰匙。所以人民網有了今天的標題“解析區塊鏈”:發“幣”是重要措施之一,但絕非唯一。

       但是這依然無法阻擋數字貨幣市場的狂歡。就在主席發言的當晚到第二天上午,比特幣已經暴漲了40%。幾乎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興奮中,卻又都忽略了一個極其微小的細節。

       當天比特幣從7300點暴漲到8500點的時候,也就是上漲了16%的時候,全網交易所入金達到49.5億人民幣。那么有意思的事情來了,第三天比特幣僅上漲了3.25%,振幅7.7%,全網交易金高達493億美元。即使我們說交易所存在刷量的問題,把這個交易量除以十倍,依然達到了49.3億美元,是第一天的7倍。

       這說明了什么?這恰恰印證了我在《看懂上周比特幣暴跌的真相》中所描述的數據,全網成本都在8000以上,所以當比特幣下跌甚至低于8000的時候,實際上都是在與比特幣期貨進行聯動“殺人”而已。因為從9月23日Bakkt交易所上線以后產生的暴跌,其實是無量下跌,看上去驚心動魄,實則輕描淡寫。

       要不然怎么會區區7億美元就拉漲了16個百分點呢?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有不少朋友找我打探如何看待比特幣的行情。有人隔三岔五就跟我說,比特幣一定會暴跌到6000的,熊市還將持續數年。到了8000點以下的時候,有人不斷的問我,現在是否應該把比特幣割肉,覺得看不到希望了,喪失了信心。而當比特幣暴漲的時候,又有人過來問我是不是應該短期看空,因為莊家拉盤以后肯定是要再砸盤的。

       在所有人的對話中,我只看到了兩種情緒:一種叫恐懼,一種叫貪婪。

       市場永遠是非理性的,這就是為什么賺錢的只有一種人,這種人自律并且反人性。金錢就好像一頭巨獸,當你無法控制它的時候,它就會反過來吞噬你。任何一種情緒都會讓你喪失理智去看待即將出現的市場問題,從而做出錯誤的判斷。當你判斷錯誤的時候,就是你失去金錢的時候。市場通常會給這類人一個統稱,叫“韭菜”。

       你有兩個武器去戰勝金錢,一個叫時間,一個叫思考。如果你既沒有耐心等待,又不愿意深入的觀察發生的現象從而找出細微的差別。那么你注定是這個市場的輸家。就好像經常在德州撲克游戲中說的一句話一樣:市場中輸錢的永遠都是魚,如果你找了很久還沒有找到,那么你就是那條魚。

       戰勝金錢只有一種方式,就是贏得它的尊重。

       對于比特幣而言,趨勢已經確立。就像我之前文章一直重復的觀點。趨勢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未來的3-4個月,我們將看到比特幣突破6月高點,嘗試上攻17000點。而這一次的上漲,將由以太坊帶動。數字黃金逐步走向傳統資本,Bakkt交易所比預想的更早突破了日交易量過千。到2020年底,以太坊ETF也有可能成立。而彼時,人類貨幣存量市場將拉開一場改變全體人類命運的貨幣大逃殺。

       我們都將成為以比特幣為首的價值網絡與DCEP為首的秩序網絡全球崛起的見證者。



一站關注,多維度進入移動游戲圈
上方網: sfw-2012
上道: shangdaowx
小伙伴招聘:xhbzhaopin
愛鏈客: izhike2012
標簽:    
相關閱讀
你可能感興趣的資料
平特肖期期准